北国网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财经|娱乐|读书|健康|时尚|汽车|亲子|论坛

日本人的所有宣传都是为了美化侵略本质

对日本侵华时期东北的媒体作出评价,并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

1931年9月20日、21日的《盛京时报》上,关于“九一八”事变以及后续局势的报道,一边的消息是(沈阳)“澈(彻)夜而闻枪炮轰轰隆隆”,另一边则是“市民未感受若何恐慌”;一边是“近千暴民哄抢面粉,日军警备队开枪驱散”,另一边则是“居民工人等多往街上观看情况,犹为(如)年节放假”。

如果这样的消息是事实的话,那么沈阳的老百姓得有多么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难道把枪炮声当成了过年的爆竹声?一份为了美化侵略战争而歪曲事实到如此程度的报纸,足以颠覆任何一种新闻学理论,它甚至都没有资格被叫做“新闻媒体”。

的确,它不是新闻媒体,不是民众的眼睛和耳朵,更不是社会的良心,它只是日本侵略者手中的宣传工具而已。而这样的宣传工具,在“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是最重要的媒体存在。

如果说,在“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地区日本人所办的媒体,作为“贯彻日本国策的先锋”,是用一种隐晦的方式进行宣传,在“开启民智”和“传播先进文化”的幌子下,通过对中国现状及历史的歪曲性解释来撕裂社会共识,与东北当地的官方和民间媒体争夺民心,那么在“九一八”事变后,阴谋就变成了“阳谋”。

日本侵略者摧毁了东北原有的全部官办和绝大多数民办媒体,禁止关内各地报纸在东北传播,即便是日本人所办的中文媒体,也规定了严格的审阅制度,通过垄断消息源,日本殖民者完全掌握了舆论导向。随着战争的日益激烈,舆论压制一天天达到极致,日本人甚至对他们完全操控下的记者也不能放心地派到前线去,各报只能发表日本军部大本营统一发布的消息。

在当时的东北媒体上,日本国代表着“最美好的世界”,是进步、文明的“王道乐土”;伪满洲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国家”;战争是为了换取“大东亚共荣”,是为了“黄种人共同的胜利”,为了这场不义战争而牺牲掉东北的资源、财富、劳力甚至生命,东北的民众是“心甘情愿、万众一心”的。

在当时的东北,媒体没有新闻竞争,没有不同观点的交锋,读者和听众所能看到和听到的只有一种声音、一个画面,没有真相,只有谎言。可以想见,东北民众在这样的舆论攻势之下,在这样的文化侵略之下,所受到的影响会是怎样。

但是,东北仍有爱国媒体人在,那种“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中国报人精神仍在,甚至是在连“敝报”都已经不复存在的情况下。

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出版“地下刊物”、散发抗联传单的共产党员和抗联战士,那些不怕被捕入狱从关内偷带来抗日报刊的人,该有何等的勇气?那些把爱国和正义的观点用隐晦的方式掺进日本人所控制报纸的副刊里的人,该有何等的胆识和智慧?

侵略者的新闻垄断,让广大东北民众无法走出这沉沉黑夜。

但在黑暗中努力发出声音的人,他们微弱的呼喊虽洗不净民众的耳朵,却足以让今天的我们看到了身为新闻人的责任和担当,更看到了身为中国人的爱国情怀和坚贞不屈的精神力量。

向以笔作枪的王复生社长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