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财经|娱乐|读书|健康|时尚|汽车|亲子|论坛

东北松花江上 那无尽的宝藏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不知有多少中国人在哼唱这首《松花江上》时,凄然泪下。一阕流亡词,撼动万千国人心扉,因为东北沦陷之痛亦是举国之哀。

彼时,陷入日寇之手的东北,不仅土地被霸占,民众被奴役,一切的自然资源亦都为敌所任意夺取。

世所共知,东北幅员辽阔,物产丰富;

黑土地里盛产大豆、玉米、高粱、水稻;

兴安岭中、长白山上,林木一望无际;

松花江、鸭绿江、辽河,奔腾的江河水亦是珍宝;

还有深埋地下的铁、锰、铜、钼、铅、锌、金以及煤、菱镁矿等等,更显这片土地的富饶。

而日本,一个岛国,陆地面积仅37万多平方公里,资源匮乏,市场狭小。对于隔海相望的中国东北,日本早就产生了将其据为己有的野心。

1890年11月,日本召开第一次帝国会议,时任首相的山县有朋在向国会报告施政方针时,公然把朝鲜和中国东北划入日本利益线的范围之内。此后,经历了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再到“九一八”事变,日本终于全面侵占东北。而歌曲《松花江上》起首一句所唱的“森林煤矿”、“大豆高粱”,“那无尽的宝藏”,从此被源源不断地运往日本,也运上了侵华战场。

“日本煤炭进口总量中60%至70%为抚顺煤”;

“日本生铁进口总量中,鞍山生铁占50%以上”;

“本会社股份不得转让给不属于日本国籍的人”;

“满洲的电力事业也必须按军部的意图行事”;

“日益强烈地要求满洲输出大豆和其他农产品”

……

这些来自于日本自己编制的政策和文献中的字句,再清楚不过地道出了他们是怎样疯狂抢掠本不属于他们的他国的财富。

剃光头、拔大毛……日本对东北资源的洗劫,是焚林而田,竭泽而渔。还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劳工,被殖民统治者当做血肉工具,“以命换炭”、“全民皆劳”的血腥压榨政策换来的是一座座万人坑与累累白骨。

日本侵略者掏空东北、戕害民众的罪恶行径,引起一波又一波的激烈反抗。满铁总务部在1930年所公布的调查显示,1916年至1929年,东北各地的工人斗争达到532起,参加者为107149人次。尽管这些斗争是分散的,较小规模的,但却具有团结劳工、唤醒民族意识、鼓舞东北民众的积极意义。

在东北的劳工抗日史上,中国共产党一直发挥着重要的领导作用。 1929年,著名抗日将领杨靖宇就曾在抚顺担任中共抚顺地区特别支部书记,带领煤矿工人开展反日活动。

“九一八”事变后,义勇军和其他抗日武装也不断袭击日本统治下的各大厂矿。单是1932年2月至9月间,抗日武装就对抚顺煤矿进行了5次大规模的袭击,特别是9月15日的袭击一举破坏4个矿井。

逃跑、罢工、怠工、破坏生产、痛打日伪监工把头、暴动……劳工在日本控制下的工矿企业中以各种形式进行斗争,不仅给日本推进掠夺东北资源的计划造成了极大干扰,更动摇了日本的殖民统治秩序。

正是劳工们不懈的反抗,让挣扎在黑暗中的东北,始终留存着不灭的火种。